叮当半世纪 三兄弟坚守小小白铁铺

机电学院浏览次数:  发布时间:2021-10-21

  晋江安海繁华的三里街,在一家经营了80年的白铁铺里,当初听着叮当打铁声出世的三个老人仍然坚守着父辈的祖业。他们说,等兄弟仨一个一个老去,可能这家白铁铺也会随之消失。

  若不留神,你很可能就会错过在三里街中山路巷口的这家白铁铺。昨日,当小记找到铁铺时不禁失笑,小记刚刚在这家铁铺门口来来回回走了三遍,却还是在当地居民的指引下才走进高家三兄弟的铁铺。厝边头尾以其在家中的排名,亲切地称呼他们为“高老二”“高老三”和“高老四”。

  “我们三兄弟加起来快200岁了,打铁打了一辈子。”今年69岁的高老二初见到小记时并不热络,他继续忙着给手上的铁皮轧边,被晾在一旁的小记打量起这家铁铺。铺面没有招牌,大约10平方米,地上散落着铁剪、铁块、铁锤等,半空中挂满了白铁制成的水壶、漏斗、水桶、蒸笼。高老二在里头忙活,门口处64岁的高老三在招呼客人,“老四恰好出门了”,老三笑着招呼记者坐下。他说虽然店铺很小,但几十年来三兄弟都各安其所,找个角落就忙活起来,并不会觉得挤。

  “这家店是父亲开的,我们9个兄弟姐妹都是听着打铁声出世的。”老三说,以前白铁铺很被需要,父亲的技艺又好,十里八乡的人都来找他,活多时他们兄弟姐妹9个连同母亲,一家11口人都抄起铁锤给父亲打下手。“我从17岁开始学打铁,现在已经47年了。”虽然9个兄弟姐妹都会打铁,但是坚持这门手艺的最后只有他和二哥、四弟,其他人都转行了,老三自嘲是“没出息的打铁匠”,成了“老古董”。

  这句话引起了高老二的感慨,他笑着说打铁铺内的都是“老家伙”,随便一样工具都有五六十年的历史,见证了打铁这门手艺的兴衰,“最繁盛的时候安海有十几家打铁铺,现在本地的只剩下我们这家了。大伙都习惯去超市买塑料盆,谁来买一锤一锤敲出来的铁皮盆,几年后我们这家店也会关了。”

  话说得豁达,然而一想到要收起这家80年的铁铺,两位老人心头都有着很强烈的不舍的感觉,“再不舍也没用,年轻人没人愿意学打铁。”对于高家兄弟来说,收徒是一种奢望,几十年来徒弟来了又走,以前老二的儿子也曾经学过几年,但后来还是转行了,现在经营一家服装店。

  “主要是打铁费时又辛苦,而成品售价低。”老三说,铺子里挂着的待售产品定价不算高:萝卜丝刨刀5元一个,铁皮桶35元一个,而需要用十几个小时才能做好的一套蒸笼也才200多元。在闲谈间,刚好有一个客人来找老三拿定制的漏斗,老三花了一上午给他做好的,可是客人却不满意,原本谈好价钱20元,他如今只愿意给10元,一番争执之下,客人径自走了,扔下了一句话:“你再重新弄,不满意我不给钱。”

  老三无奈地苦笑,说这就是没人愿意学打铁的原因之一,辛苦又不赚钱,有时还要看人脸色,幸好大部分顾客都爽快。或许这就是那些老行当行将消失的共同原因。而老人豁达地表示,这也是历史所趋,他们兄弟三个会跟店里的“老家伙”,一直敲打下去。

  补锅匠、剃头匠、镶牙匠、修表匠、皮鞋匠……那些牵系着老百姓日常生活点滴的手艺人,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,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,它们是否依旧发挥着光和热?即日起,本报将推出“老行当”系列报道,欢迎读者致电热线,向我们推荐身边的老手艺。澳门六开奖现场直播